当前位置:首页 > 佴鸿畅 > 正文

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为什么美联储没能更快行动遏制通胀?

摘要: 下载新浪财经APP,查看更多资讯和大V观点 华尔街见闻 赵颖 伯南克指出,美联储推迟紧缩政策的主要原因是错判了疫情对通胀...

下载新浪财经APP,查看更多资讯和大V观点

  华尔街见闻 赵颖

  伯南克指出,美联储推迟紧缩政策的主要原因是错判了疫情对通胀的影响,而不是FAIT框架本身不再可靠。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成功地开启了第二个任期,却没有成功地控制住通胀。因此鲍威尔饱受诟病,被指责行动迟缓,经济学家和美联储“退休干部”纷纷站出来批判。

  进一步地,将对鲍威尔的批判上升到更深的层面,美联储FAIT框架是否适合这个时代?而通胀又是如何一步步走高?

  周三,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的最新专栏文章中对此进行一一分析解读。

  FAIT框架的两项关键调整

  鲍威尔于2020年8月宣布了新的框架,即“灵活平均通胀目标(FAIT)”,新的框架保持了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但做了两个关键的改变。

  伯南克在文章中指出,首先,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同意努力弥补过去低于通胀目标的情况。如果通胀率在一段时间内低于2%,就像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一样,FOMC将通过允许通胀率“在一段时间内适度高于2%”来进行补偿,其目的是证明目标是对称的,通胀不会长期保持在低于或高于目标的水平。相反,在传统方法下,决策者忽视了过去失误的规模或持续时间,只是试图随着时间的推移达到目标,让过去的事情成为过去。

  其次,FMOC将不再像过去那样,试图通过紧缩政策来应对劳动力市场过热,从而阻止通胀压力走高,即使在实际通胀没有上升的情况下也是如此。在新的框架下,FOMC放弃了对通胀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相反,为了避免无意中扼杀就业市场复苏,只要通胀可以控制,过热的劳动力市场本身就不足以成为紧缩的理由。

  通胀是如何一步步走高的?

  然而,去年和今年,通胀过高而非过低成为FOMC需要应对的主要问题。一些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包括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布兰查德,很早就表达了对强有力的财政刺激和宽松的货币政策会导致经济过热的担忧,要么导致20世纪70年代的滞胀重现,要么导致美联储仓促收紧货币政策,从而扰乱经济和市场。

  事实上,通胀的上升速度确实比美联储预期要快得多。到2022年3月,核心PCE同比涨幅5.2%,远高于美联储的目标。而包括食品和能源价格在内的CPI达到了令人震惊的40年高点8.6%。

  通胀是如何一步步走高的?伯南克指出,去年,FOMC对通胀越来越担忧,但美联储直到11月才宣布缩减购债,直到今年3月才首次加息25个基点。5月,FOMC将其政策利率再提高了50个基点,并宣布了缩表计划。随着美联储将重点放在通胀上,一场紧缩运动正愈演愈烈。但是,回顾过去,一些美联储决策者和许多经济学家都认为,应该尽早采取行动抑制通胀。

  FAIT框架是否适合这个时代?

  FAIT框架是否应对行动迟缓负责?总的来看,FAIT更加强调实现强大的劳动力市场,而FOMC将其描述为提供“基础广泛和包容性强”的福利。因此,这可能使决策者在应对通胀的时更有耐心。然而,FOMC没有更早采取行动的更重要原因不是政策框架,而是错判了疫情的影响。

  伯南克表示,疫情扰乱了通常来说比较可靠的劳动力市场指标,2021中期,美联储认为离充分就业还很遥远。6月份的失业率为5.9%,远高于疫情前的3.5%,就业人数减少了数百万。然而,在疫情中,这些指标掩盖了劳动力市场的真实实力。许多人推迟重返工作岗位,是因为他们需要照顾家人,担心生病,或者正在重新考虑生活中的其他优先事项。正如现在工资急剧上涨和雇主难以找到工人所表明的那样,过去一年的劳动力市场比传统指标所显示的更为强劲。

  此外,FOMC指出,在2021年中,通胀率有所上升,夏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之外的通胀率约为3.5%,这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与经济重新开放相关的暂时性力量。其中包括在疫情期间受到重创的行业(酒店价格、机票价格)价格开始反弹、供应链瓶颈以及消费者支出从服务业转移到耐用品,导致汽车、家电和其他耐用品价格上涨。随着疫情得到控制,这些供应方面的冲击,包括劳动力供应中断,似乎有可能得到缓解。尽管物价上涨有所回升,但通胀预期总体上保持温和,这支撑了美联储当时的观点,即通胀飙升可能是暂时的。

  伯南克认为,疫情带来供应冲击确实是导致通胀的一个重要因素,但它将比FOMC预期的影响更大、更持久。俄乌冲突导致能源和食品价格进一步上涨,加剧了价格压力。中期(未来两到三年)的通胀预期仍没有大幅上升,这表明公众对美联储的决心充满信心,但高通胀仍在持续,并蔓延到了更多的经济部门。美联储目前面临的挑战是在不引发衰退的情况下降低通货膨胀率,即“软着陆”。

  如果美联储推迟紧缩政策的主要原因是疫情等异常因素,而不是FAIT框架本身,那么在2024-2025年下一次审议框架时,这对该框架意味着什么?伯南克预计会有相对温和的变化。如果通胀回落到疫情前水平,过低的通货膨胀再次成为一个潜在问题,那么FAIT的“超调”方面仍然有用。

  如果通胀没有下降到之前的水平,那么就没必要进行过度调整。但这项规定也不会造成问题,因此很可能会保留,以备将来需要。更大的问题是,FOMC难以确定何时达到充分就业。修订后的框架可能更明确承认,不仅难以预测充分就业,而且难以在充分就业时加以识别。通过这样做,FOMC可以保留其对强劲劳动力市场的承诺,但也可以在需要时给予自己更大的灵活性,以迅速应对通胀。

发表评论